广告

身体独白忘却的纪念

所属分类:[网文精选] [青春时尚风采] [爱情时尚导航]
身体独白忘却的纪念
  君并不是漂亮,但她身上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一直就吸引着许多男人。当她脸上挂着雨水珠,钻进他中学男同学凯的车里,鬼使神差,凯就突然向她倾诉了毕业十三年他依然挥之不去的迷恋。尽管此时他和君都早已分别成婚。
  凯与君在车里激情与缠绵
  凯惊恐地盯着君,他知道她不至于掴他一个大耳光,但这样朦胧的会面,吃饭聊天恐怕不保。因为君早已为人之妇。他早知道她嫁了个外企白领,过着舒适的日子。大学毕业后在一家时尚杂志社工作。
  当凯的冷汗渐渐渗出,君却轻柔地说,去江边吧。
  君裹了裹开高叉的黑裙,凯看见她柔滑的小腿肚迷人的曲线一闪。
  凯冒着汗把车开到黄浦江江边。
  这时天色暗淡下来,江上的灯光很迷惑。
  君就那么坐着。看着窗外,一言不发。
  他看见君冷冷的面庞在灯光里白皙湿润,神色空茫似乎还有一些忧郁。
  凯大学没上,做生意。在上海因为家族关系,牙膏生意还算好。他的皮肤白净,身材修长,他知道君不喜欢男人脏兮兮。
  突然,君向他转过来,没有看他的脸,她慢慢地解他的衬衣扣。他听见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。
  他的上身裸露出来。她的小手轻轻抚弄他时,他才如梦方醒地一把把她抱住,拉下她的衣服亲吻她的上身。她闭着眼睛顺遂他的意愿。这时车窗外雨下大了。豆大的雨点打在窗玻璃上,发出当当的声音。
  她半睁半闭着眼睛说真好啊。真好听。
  他把她推倒在车座上,他才发现她的脖子、腕子、浑身似乎都戴着美丽的珠链,衬出她皮肤越发诱惑,并且发出磕磕碰碰的声音。而她的衣服、围巾、裙子全都被撕扯下来扔在座上。
  他就这样跟自己的梦想在一起了。他的喘息声都在颤抖。
  ……
  之后,凯一直无法从激情与缠绵中恢复,他的头一直是晕旋的,无法思维,无法判断。他只记得君的腰,美得令他双眼模糊。那是怎样的腰啊,他无法形容。他从前只知道女人有美在脸蛋的,有美在胸部的,而君浑身上下最美的地方无疑是在腰部。它窄长而圆润,娇嫩又生机勃勃。凯不由自主地又去摸君的腰腹。可是君象被蛰了一样,一把推开他,一件件穿衣,轻轻地冷淡地坚决地说,送我回去。
  哲与君有了肌肤之亲
 
  接下来的日子,凯没再见到君。她出差去北京了。

  君的公事很简单。她只在一个上午就办完了。然后她坐在王府井的新天地久久地独自喝咖啡。北京已经渐凉了,她却还穿着黑色的短袖衣,她的脸苍白美丽,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都下意识地看她一眼,其实比她漂亮的女人遍地都是。她却因娇怪象一只独特的黑花。
  她在北京跟在上海一样神色空茫,还有些焦躁,不停地拨电话。她只能不停地填塞记忆的闲暇时间。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为谁为什么事深深痛苦。
  两个小时后,一个30多岁个头不高的男子匆匆赶来见她。男子看上去结实健康,干净的小平头。是那种智力中等,有些小才情,对女人体贴备至的男人。
  他仔细地盯着君的脸,一边快速地走到君的身边。坐下来。但他的温情那时是兄长般的。他是君在北京念大学时的师哥哲,因为同乡,所以跟君很熟悉。
  怎么了? 是不是遇到什么事?哲关切地伏下身。
  没有啊。君说,眼泪却滚落下来。
  君在大学对师哥有一种强烈的好奇。师哥毕业后一直在一家普通外企的财务部做普通职员,因为他的专业是财务,没什么惊天动地。但在大学时他爱君同系的系花,一个叫兰的师姐,那一段缠绵悱恻的爱情令君艳羡多年。她总是凭窗看兰去赴哲的约。
  那时君知道了什么是心动。她总是想,如果哲先遇到我,也会这么爱我。但她并不想也要死不活地爱师哥一生,但这样的男人总是诱惑女人在他身边短暂停留。
  上学那时,君她们这班小女生都没钱买好看的衣服,兰却总是穿得象公主,听说都是哲买的,哲有很好的审美。哲那时为了供应兰的美丽,在一家机构打工。做财务造表。
  那时就有人有一种预感,哲这条河载不动兰这条船,或者说载不了多久。果然后来君听说兰抛弃了哲,毕业后嫁给了一个CE0。然后君又听到同宿舍的女生用艳羡的调子议论说,从此哲为兰很堕落。夜夜不醉不归,经常痛哭失声。
  君沉浸在想象中哲的哭声里。
  后来哲很快娶了一个平常得惊人的女人:没才没貌没味道。
  后来因为一些同乡会的事,君跟哲有少许来往。她老在琢磨,哲为了兰就这么样伤心么,伤心到不爱惜自己的一生?毁掉自己的一生?
  此时此刻,哲坐在自己身边,关切地望着她。他看上去已从兰的忧伤中走出来,皮肤保养得很好,很性感很有弹性。
  君说,我没事。一年没来北京了,来看看你。
  哲也听说君嫁了一个外企白领。就问她过得还好么?君说好——他信教,好好的人,有道德感,不像我。
  你怎么了?哲听出君的美丽的邪恶,很有兴趣似的。
  但哲像问小妹一样问君。君笑了,小小的脸蛋有一丝坏孩子似的俏皮。
  君突然幽幽地看哲的眼睛,不说话。盯得哲慌乱时,君半闭着眼帘说,在学校,我经常在窗户后边偷看你。
  像巨浪掀翻了哲的意识,他砰然动心。在怪异的灯光里,小师妹像一颗美味的甜蜜的浆果,已经淌出香浓的汁液。
  这时哲发现这个小师妹哪里有一股奇怪的魔力,她穿着名牌衣裤,细腻熨贴地裹着她娇小的身子。她虽然小小的,但是精致巧妙,他看得见她身体的每一条曲线。特别是她的腰。他的眼睛在那里停顿。不由自主地停顿,那里散发出一种娇嫩和年轻的气息。
  君感到了哲的注视和神往,她激动得有些娇喘。好象哲用眼睛抚摩了她的腰部,她的身体,她的美丽。她自己也沉醉不已。
  君又上了哲的车。君知道,又有一个男人迷醉在她的腰间。
  那时,凯的电话进来。哲被惊了一下,他的手停顿在君的腰上。君眼睛都没睁,打开车窗,把手机猛烈地掷出。
  当哲与君有了肌肤之亲,才好问君刚见面时,为什么哭。他说君的眼泪让他想入非非。让他想用男女间独特的那种方式安抚她。靠近她,搂抱她,抚摩她,亲她,脱掉她的衣服。
  君说,你答应我一件事我才告诉你。
  哲说什么事。
  君说,约兰出来见见。吃个饭。
  哲很惊讶地看君。为什么?
  君说,没什么,就是想见见。你那样爱过的一个美人。
  此一时彼一时,哲说。早就过去了。现在,我满脑子都是你。天!你的腰。你的腰为什么美得那么奇怪啊。你知道你有多么媚惑么?
  哲的嘴唇就在君的耳边。他的气息吹起她的欲望。他伏下身亲吻她奇妙的腰时,她有一种胜利占有的满足。她总是在追逐这种满足感。她喜欢。她懒懒地举起纤弱的手臂,低头看哲缠绵在她腰间。
  但是当君从性的沉浸里苏醒过来时,突然又象被浇了冰水,像在黄浦江边一样变得冰冷沉默。她想回宾馆去了。
  分手时,她再次要求哲约出兰。
  哲看看蛇一样的君说,我有七年没见兰了。听说她胖得像中年妇女了。兰看见他与一个比她年轻对男人有吸引力的女人站在一起,会有怎样微妙的心理呢?想让兰心有波澜,是哲潜意识里的愿望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。也许是兰把他扔掉得太干净了。他希望君明天打扮的更迷惑。
  一想到明天可以见到兰,君兴奋地又抱住哲,抚摩他的身体。吻他的颈。哲说不行,再这样我走不了了。君想起哲还有个没才没色没味道的老婆。就问哲,爱她吗?哲沉醉在君的腰间。他再次把君的衣服捞上去,用手摸她的美得奇怪的腰。一边淡淡地说,她呀,就是个老婆。没有渴望,没有强烈的东西,不像对你这样。
  渴望?君说。
  渴望。哲说。
  君觉得自己要醉死了。她喜欢醉。她希望人生每时每刻都醉。而没有其他事。
  君想看看兰,想让兰看出哲今天在如此迷恋自己。这种愿望令她浑身颤抖。实现这种愿望令她快活。她有时觉得自己有些变态,她不知道别的女人是不是也是这样变态。
  君没有像对待凯那样对哲顿生倦意,她靠在车旁,打着哈欠,让哲没完没了地玩味她的腰,哲的确如同传说中那样对女人有一种放不下的脆弱的缠绵,当他借着路灯看君的腰和身体,说他回不了家时,君已经很困倦了。
  她迷迷糊糊地想,原来。兰享受的爱是这样啊。


身体独白忘却的纪念(全文完)
【点击这里】  查看国际文章精选!
【点击这里】  复制本文地址,与您QQ/MSN上的朋友分享!
上一篇:新女性八大流行风向标
下一篇:你最爱的 往往没有选择你


Google
 

  Copyright@ 青春时尚风采 - 文章、诗歌、散文、短篇故事 2020 dow3.com - 商录